凌辱女友,幻想篇

奸淫复仇记

(5月15日)

我和女友在她家里亲吻着,这次已经是第九或是第十次了,我看过那种A书说,女生在亲吻的时候,是最容易下手。这时我的舌头已攻进女友的嘴里,她已经完全陶醉了,我的手轻抱着她的背部,慢慢向前移,她的双手正挂在我的脖子上,腋下当然毫不设防,我的手就很自然地移到她的胸前,哇,好柔软好爽!但我乐不到百分之三秒,女友已经推开我说∶“不要!”我像给狠狠打了一拳,退后一步,很委屈,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拒绝我了。我有点生气,但见到女友露出可爱的笑脸,对我说∶“我们还在读书嘛,不能做这种事,我答应你,毕业礼那晚就给你┅┅”说着又有点害羞的样子。干!哪个少年能够敌过她这种娇态?我当然是投降了。

(8月20日)

晚上8点,我来到挂着《生神仙》招牌的西洋巫师店里,几个月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如果说女友是样貌平平,可能还能把持得住,但我女友却生得花容月貌,又不让我色欲得逞,我只好求助于“生神仙”。“生神仙”店里很暗,他头上又披着一件魔袍,我只能见到他两只眼睛在眨动,不能看见他的表情,他发出冷冰冰的话,使人毛骨悚然∶“你真得要我用法力把你女友变得淫荡一些?”我忙点头说∶“是,是!”他又说∶“你不会后悔吗?”听到他这种话,实在有点可怕,但我还是摇摇头说∶“不会,不会后悔~”说这句话显然不是很决断,我发现自己声音有点走音。“生神仙”冷冷地说∶“那好吧,我就在你生日那天施法,祝你有个愉快的生日。”

(8月25日)

我的生日那天傍晚7点,和女友约好在×声戏院门口,电影都开始了,但仍不见她芳踪,打电话去她家里找她,电话也没人接,我心里咀咒着∶“甚麽生神仙?我还以为女友会在今天献身呢!”结果我等了两小时,电影都放完了,还是没见到女友。我走在街头,这里离女友家不近,但倒离那“生神仙”不远。“干他娘的,把他的招牌拆掉算了!”那是晚上9点多,我虽然满怀怒火,但在那巫师面前坐下时,听到他冰冷的声音,心里又冷了半截,他说∶“少年家,别动不动就发怒,我的确已替你施了法。”我说∶“我今天等不到她。”他说∶“这麽说,你是不信我?来,你集中精神看着这个水晶球,让你看看我法术的效力!”我按照他的指示,看着那个闪闪烁烁的水晶球,巫师嘴里“吱吱嘟嘟”地念了一大串咒语,我只觉得那水晶球的光影越来越大,罩着我的面,然后罩着我整个身体,我身体好像飘起来,飞进水晶球里。本来要搭两小时公车才能来到女友的家,我一下子飘到了,还像鬼魂那样穿透墙壁走进屋里。时间回到了下午4点,厅里那个留着两撇胡子的是她的叔叔,正在看着录像带,是一套日本的A片,片里那个女主角不理好歹,就是“呀妈爹,呀妈爹”乱叫,我也看上好几眼,差一点忘了是要来找女友。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鬼魂,就算在叔叔面前飘来飘去,他也看不见我,还能透过我的身体,继续看他那A片。我闻到浴室里一阵香气,看来女友正在浴室里洗澡,她准备去为我庆生,反正我从来没见过女友的 体,现在就趁机会飘进去看个饱吧。我正要穿过浴室的门,那浴室的门反而打开了,女友从浴室里走出来,已经穿得很整齐,一条浅红格子的连衣迷你裙,清秀的脸上只在唇上涂着淡淡的唇膏,长长的秀发梳得整整齐齐的。“你和男生约会吗?穿得这麽漂亮?”叔叔看她穿得这麽美,不禁问道。我女朋友说∶“嗯,我男友今天生日,我要去和他去看电影,今晚不回家吃晚饭。”她回到自己的房里,还怕有哪里不整齐,对着衣柜里的长镜子,再次梳梳她长长的秀发,让秀发轻轻披在肩上。我有点感动∶“原来我女友一直是那麽喜欢我的,见我之前都要悉心打扮一下,真是女为悦已者容。”外面半空突然飘来那个巫师的影子,他对着我女友的头上一指,一道光罩住我女友全身,那巫帅转身就消失了,这道光难道就是我要求巫师施的法术?我女友看着镜子里,好像觉得自己很漂亮,头发梳完又梳,然后走到厅去问叔叔∶“叔叔,我这样漂不漂亮?”叔叔说∶“当然漂亮,我想你这样打扮一定把男生迷死!”叔叔说得没错,我现在飘在她身边,也被她的美貌吸引得怦然心跳。我女友说∶“叔叔,别笑我,我现在还没信心去约会呢!”叔叔哈哈说∶“你已经很漂亮,不要害怕,叔叔给你胆子!”我女友说∶“我不是说这个外貌,我今天想要把第一次献给男友,但我不知道怎样做才好。”叔叔给她这种话吓了一跳,我女友向来都是很清纯的,想不到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而且还是对着叔叔说。叔叔平时虽然色迷迷的,在街上有时也会对漂亮的女生上下其手,在家里有时也会偷看我女友换衣服,但从不敢对这纯洁的少女有什麽更非份的想法。“叔叔,”我女朋友近乎哀求的口吻说∶“你结婚那麽多年,一定很有经验的,请你教教我吧!”她这句话把我和叔叔都吓得魂飞魄散,心快从嘴里跳出来,叔叔红着脸,有点尴尬说∶“这┅┅这种事情顺其自然,不必别人教的,自然会懂的。”我女友嘟起嘴来说∶“那你是不教我了!”说完生气地别过身,回到房里,伏在床上。“喂,喂,别生我气嘛!”叔叔走进她的房里,看到我女朋友伏在床上,迷你裙翻了起来,可以看到她的棉内裤,叔叔的鸡巴不禁粗大起来,心起歹念说∶“好吧,好吧,我来教你!”我女友立即从床上坐起来,说∶“谢谢叔叔。”叔叔其实也不知道她这样求教的程度是如何,因为她平常很乖很纯,所以以为只要一些理论而已。叔叔说∶“首先是亲吻。”说完把自己有胡子的嘴略略张开,舌头卷起,但这时我女友已经伸手抱着叔叔的脖子,娇滴滴的嘴唇吻上叔叔那张粗嘴。叔叔趁机反过身来,将我女友压在床上,舌头伸入我女朋友嘴里,我女友闭起眼睛,“唔唔”起来和应着。我在一旁不敢相信自己女友会变得这麽主动、这麽淫荡,大概是那巫师的法力吧!叔叔也不敢相信,但眼前这可爱的侄女却又实实在在地给自己压在身下,他的手朝我女友的胸脯上那两团肉捏了上去,“啊!”我女友发出一声叹息,当时我女友的胸脯还没被男人摸过。叔叔摸捏了一会儿,他的手往下摸去,扯着我女友的迷你裙脚,把裙子拉上来,直拉到她的胸口上,她里面只穿着乳罩和内裤,露出白雪雪嫩滑滑的肌肤,叔叔的手迷恋地在她的大腿,腰和胸部留连着,摸个不停。“叔叔,真的要谢谢你,你肯教我!”我女友自己把裙子从头上脱去,叔叔将她乳罩的肩带从两肩脱了下来,然后把乳杯向下一扯,粉红的樱桃乳头和圆圆的乳房全露了出来,叔叔急不可待地把自己的手往我女朋友的乳房抓了上去,使劲揉搓着。我女友到底是第一次,所以经不起这样的刺激,她仰着头“嗯嗯呵呵”地呻吟起来,叔叔的手指从她两个奶子向下直摸,伸进她的内裤里,中指朝她私处的蜜洞里插了进去。“啊!”我女友张开口淫荡地叫着∶“叔叔,你真利害呀!”我脸都红了,不想再看到自己本来纯情美丽的女友变成这样的淫妇,于是身子飞出屋外,但一股兴奋的感觉却使我再次飘回来。这时我女友的全身只脱剩下一件内裤,叔叔说∶“你们女生除了要给男生玩弄之外,还要懂得服侍他们!”我女友娇滴滴地说∶“怎麽服侍?”叔叔拉着她那纤纤玉手,拉开自己的裤链,把她的手放进去,我女友便认真地在他裤子里抚摸着他的鸡巴,好一会儿,她才抽出手来。“来!”叔叔脱下自己的外裤,白色内裤隆起一大块∶“你懂得用嘴吗?”我女友清纯地摇摇头,叔叔说∶“你用嘴从我的大腿开始慢慢吻上来,然后吻我那大鸡巴,明不明白?”我女朋友竟然甜甜一笑,点点头。叔叔躺在床上,她跪在他的双腿之间,低下头,吻着他大腿上的脚毛,吻他大腿内侧,然后吻上去,叔叔张开大腿,我女友伸出舌头,舐着他的鼠溪。

我在一旁看得很是心疼,自己的女友还没服侍过自己,现在却去服侍她的叔叔!但我女友还去吻上去,她隔着内裤吻着叔叔的阳具,唾液沾湿了他的内裤。叔叔自己把内裤拉下来,一阵腥臭味传来,阳具抖出来,向空中直立着。我女友用双手握着,伏下身去,张开嘴巴,把阳具塞进自己娇小嘴里,使小嘴巴隆起来,但她没有抗拒,用嘴巴尽力吞着那鸡巴,叔叔的鸡巴直插进她嘴巴里。那鸡巴的包皮翻了上来,里面有不少脏东西,我女友都用嘴替他舔得一乾二净。她的头更低了下去,伏在他双腿之间,吻着他的睾丸,她用舌头伸头任何隐蔽的地方舐着。叔叔的右腿跨过她的头,反过身伏卧在床上,张开双腿,我女朋友清秀的脸伏埋在他两个屁股里,她按着他那毛毛的屁股,嘴在他肛门舔着,伸出舌头,反覆地舐着他的肛门。“叔叔,我合不合格?”我女友仍然天真无邪地问叔叔。叔叔说∶“很好,很好,简直可以去做妓女。”我女友到浴室里刷牙洗脸,把自己弄得乾乾净净,又穿好刚才那件浅红格子短裙,叔叔问她说∶“霞,你要去了吗?”我女友点点头说∶“是啊,我已经学懂了。”但这时叔叔鸡巴胀得瓜那般大,扯住我女友的手说∶“不行!我们还未玩够呢!”我这里心里想道∶“不要再玩弄我女友了,你这人面兽心的色魔!”但想起也只不过是自己那平时清纯亮丽的女友少霞主动挑逗他而已,也不能全怪他。叔叔说∶“刚才只好热身运动而已,还没到戏肉呢!”我女友好奇地问∶“是吗?但我已经没时间了,我约他7点。”叔叔说∶“你可以晚一点再去,我今天教你这些秘功,保证你男友会对你贴贴服服。”“是麽?”我女友继续天真地问她叔叔,叔叔抱起她,她没反抗,让叔叔把她的短裙脱掉。叔叔忙着脱光自己的衣服,我女朋友也解开自己的乳罩,少女的乳房又坚挺又柔嫩,真是惹人喜爱。叔叔从后面抱着她,手从她腋下伸到前面摸捏着她的乳房和粉红的乳头,不轻不重地捏着,我女友的眼睛 了起来,头仰了起来,使两个乳房挺起来,让她叔叔更畅顺地抚摸着她的奶子。叔叔的粗手往下移去,扣住她的内裤向下扯去,我女友自懂事后还没有给别人看过赤裸的下体,她连忙捂住,但叔叔把她的身子推上了床,内裤就顺手扯了下来,圆圆滑滑的屁股光溜溜地显现在她叔叔的眼前。她叔叔下体那巨大鸡巴便直立起来、膨胀起来。我女友捂住下体,叔叔走上前去,拉开她的手,少女的私处有轻柔的黑毛,叔叔说∶“躺下来,不要怕。我等一下可以弄得你舒舒畅畅的,你一定会欲生欲死,快乐像神仙。”我女友听话地仰躺在床上,叔叔上前去用身体压着她,嘴对嘴来个湿吻。我在一旁,看得心扑扑地跳,叔叔会不会有进一步呢?依我来看这次我女朋友一定玩得得太过份了,会被他玩弄一番。叔叔的身体蠕动着,我女友最初没有反应,但不久就配合他的动作, 起眼睛让他为所欲为。叔叔见到时机成熟,就站立起来,把我女友的秀腿勾了上去,然后屈起来,再把她的腿压到乳房上,双腿间少女的私处敞开了,两片阴唇张开着,使阴道里鲜红的颜色都露了上来。叔叔用手指一挑,我女友全身颤抖了一下,透明的淫水就滋滋地流了出来,沾湿了整个私处。叔叔嘿嘿笑着∶“老子今天碰上甚麽好运,有这麽个漂亮侄女任我鱼肉!”说完提起雄纠纠的鸡巴对准我女朋友的私处蜜洞一下子插了进去。“啊~~”我女友尖叫起来,这是她处女膜被破带来的冲击。我在一旁看得心惊胆跳,像她这麽娇柔的女孩能不能承受得住她叔叔这般粗犷的男人?但我的担心是多馀的,叔叔摇动屁股搅动了几下,再抽动几下,每一下都将他的阴茎深深地插入我女友的阴道里,直刺到最深的深处。我女朋友的两片阴唇像要给撑裂一样,开得很大,很勉强才能容纳得下她叔叔那条巨大烂鸟。但是我女友除了最初痛苦的叫声之外,她闭起眼睛,像无限地享受被男人干的滋味。私处渍渍有声,她却张着嘴巴,低声地说∶“好┅┅好舒服,叔叔,你真有本事,把我弄得好舒服,好爽!”叔叔说∶“怎麽样?你刚才还不想呢!”我女友说∶“我还没试过被干的滋味嘛,从不知道给男人干是这麽舒服的。我┅┅我现在才知道,噢┅┅嗯┅┅我现在才知道给男生干是很爽的。”叔叔说∶“这是我技巧了得嘛。”我女友说∶“是吗?叔叔,你干得真爽,来,再插进来吧,把我的小淫穴插破,把我干死吧!哇~~好舒服啊~~”我在一旁听得脸都红了,真想不到我这纯洁的女友竟然说出这麽淫荡的话。叔叔当然毫不客气地干着我女友,我女友越来越兴奋,把叔叔的手拉到自己的胸上,用力地捏着自己的乳房∶“来吧,叔叔,把我奶子捏破,把我的小洞洞也插破吧!”叔叔把她双腿扛在肩上,然后把粗壮的腰一下一下着实地压下去,像地盘打桩一样,把我这刚上大学清纯美貌地的女友干很死去活来,欲仙欲死。“来,趴在床上让我干!”叔叔的话像命令一样,我女友完全不能反抗,反转身子,像狗儿那样趴在床上,叔叔从她身后把鸡巴插入她的淫穴里,不断抽插着。“叔叔,你的鸡巴很粗大,把我干得很快活,不要停啊,继续刺插我吧!”我女友浪叫着。叔叔喘着气说∶“来,小贱货,是你自己送上门!”说完站着不动,我女朋友的身体主动地前后蠕动着,让叔叔的阳具刺插自己的阴道。叔叔这时半躺在床上,我女朋友坐在他的怀里,上下地扭动着,叔叔的鸡巴倒插进她的私处里,我女朋友自己张着双腿让他干着,她双手还自己揉着双乳,向叔叔胡子嘴迎去,说∶“来吧,叔叔,我是贱货,我是淫妇,是我自己送上门给你干!”叔叔淫笑着说∶“少霞,你现在就像给万人骑的妓女一样。”我女友说∶“啊,是啊,叔叔,我很喜欢给男人干啊,真想给几个男生轮流奸淫,我是个贱女人,专喜欢给任何男生骑啊~~”叔叔哈哈笑说∶“很好,那很好,我介绍一些同事来给你,让他们一起来干你┅┅”叔叔越说越兴奋,我女友也越动越起劲,两人最后同时“啊”地叫出来,两人身体扭曲了,然后双双倒在床上喘着粗气,乳白的精液沾着我女朋友的私处、大腿内侧、床单上满满都是。我愤恨地飘回巫师店里,我叫巫师施法术让我女友变淫荡,本来是想她献身给我,但想不到她会这麽淫荡,连同住的叔叔也勾引了。我对巫师说∶“不要,我不想她变成这麽淫荡,你快把她变回以前纯真的样子!”巫师冷冷地说∶“你之前不是说不会后悔吗?年轻人,这麽快就后悔!”我叫了起来∶“我真的不能忍受看着女友被人骑的淫荡样子!”巫师说∶“那好吧,你明天把女友带来我这里,让我再施复原的法术吧!”我回到大学宿舍时,我的同房对我说∶“你女友打来好几次电话,说她爸爸病了,住进医院,所以今天不能来找你。”我冷冷回应一下同房,我怎会不知道她做过甚麽事?她还想用藉口来骗我?不过我还是收拾一下心情,打电话给女友,约她明天去巫师那里,她问为甚麽,我随便找个藉口说是要测试一下我们两个人的缘份,她倒也爽快答应了。

第二天晚上10点,我和女友坐在巫师面前,巫师照样用魔袍蒙头,很神秘很冰冷对我女友说∶“你集中精神看着这水晶球!”我女友有点害怕,我捏捏她的手,让她壮壮胆,她开始集中精神地看着水晶球,不一会儿,双眼合起来,被催眠了。巫师说∶“我施法术要一段时间,而且要保持清静才行,你不要妨碍我,先到外面去走走,过两小时才回来,到时你女友会变成以前那般清纯可爱!”没办法,我只好走出店子,巫师关上门,我走到店子后面有个小窗,窗子给布帘遮住,但有个小隙缝,可以从那里看进去,只能看到店里一个小角,不过已经很足够。只见我女友的衣服给巫师一件一件脱掉,然后叫她伏在桌边,从她屁股后面压上去。干他妈的!原来这巫师也是见色心起,偷偷干我女友,但为了使女友恢复以前的清纯,也要作出一点牺牲吧。所谓眼不见为乾净,我不想再看到女友被淫辱的样子,便在街上随便乱逛。“喂,是阿非吗?”我听见有人叫我,一看,原来是中学老朋友志民,我们倒是很久没有见过,反正现在有时间,就进了咖啡室里坐坐。我们谈起以前的中学一起荒唐的日子,我说记忆最深是小燕,小燕是学妹,生得清纯可爱,和我们最熟,有一次我和志民把她带到××公园,我们三个嘻笑玩耍,把她脱得精光,就在那公园里干了她,想不到她还是个处女,处女血弄得我们不知所措,最后还是由她自己来收拾。我刚讲起小燕,志民却脸一黑说∶“不要再提她了!”我很奇怪说∶“为甚麽?”志民说∶“你认识阿森吗?”我说∶“当然认识啦,他是我们的同学,有点自闭,没有和我们讲过多少句话。”志民说∶“你知道他死了吗?”我很惊愕说∶“怎麽会死?”志民说∶“原来他一直暗恋着小燕,听说我们把小燕干了,就郁郁不欢,去年就病死了。”志民说完,还很神秘对我说∶“你可要小心点,尽量不要碰见道士。我前几个月去一个庙里碰到一个道士,说是能撮合我和女友的姻缘,结果最后我女友被他骗上床,我回去那庙子准备和他算帐,可是那庙子突然消失了,我在破屋里找到阿森中学的照片,我想他是来报仇的。”志民一语惊醒了我,难道我碰上的巫师也是阿森变身的?我匆匆地离开咖啡室,向那巫师店里跑去。志民也跟着和我一起来,我在路上对他稍微说明一下情况,他很肯定地说∶“对,对,一定是阿森,没错!”我的心更慌乱了,原来那天我在水晶球里看到女友淫荡的样子,完全是阿森故意造出来的,那我把女友带给他,岂不送羊入虎口?我和志民来到那个巫师店的位置,那里有甚麽巫师店,只是一间又破又旧没人管理的小店子,门也没关,我们推门进去,里面黑乎乎的,幸好灯还能亮,我们看到一片废墟,我很紧张地叫着女友∶“少霞,少霞!”没有回应。“你看!”志民在地上拾起相片给我看,果然是阿森的中学照片!“怎麽办?不知道他把我女友带到甚麽地方?”我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志民说∶“最有可能就是去了××公园,因为小燕也是在那里失贞的。”我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我们就去××公园。××公园不是很远,我们半跑半走就到了。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公园灯光不足,更是显得阴森可怖,我心里很麻乱,如果我女友这时还单独在这里的话,也不知道会发生甚麽事,前几星期这里还发生不少风化案呢!××公园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到哪里去找我女友呢?还是志民比较镇定,带着我左拐右弯,沿着小径一直走。我突然听到树丛里有一阵阵女生的呻吟声,我想走进去,志民拉着我说∶“不是这里!”我不理他,翻开草丛,里面突然冒出一对男女,忙用衣服遮住身体,原来是一对野鸳鸯。于是我只好继续跟着志民一直走,突然他叫我停下脚步,细心听听,树丛里果然传来一阵阵淫声,志民带我轻轻从树丛里钻进去。藉着微弱的灯光,我们看到有几个男人围着一个赤条条的少女,少女跪在地上,有个男人用鸡巴从她后面插进她小穴里,她前面的男人的鸡巴就放在她嘴里乱捅,她两边又有两个男人捏着她左右两个奶子,那长发少女就是我女友!我看到那些轮奸我女友的男人都很凶恶的样子,拉着志民说∶“我们一起冲出去吧!”志民说∶“这些善后的事,由你自己来做吧,我的时间到了,我要走了。”我看看手表,刚好是12点,志民说∶“其实我已经是鬼魂,那次我女友被那道士奸淫之后,她完全不能释怀,所以和我一起殉情而死。我今晚是出来要帮你的,但可能越帮越忙,可能是天命不能违吧!你自己小心一点。”说完竟然在我身边消失了。原来我这几天都碰上鬼了,先是来报仇的阿森,然后是老朋友志民,看来我的运气太差了,现在还看着女友被轮奸,实在忍无可忍。我从草丛里冲出来,对那些男人叫道∶“快放开我女友!”我女友听到我声音,抬起头来,泪水流满两颊。我的头后面突然有块大石打来,我觉得整个身体往下掉,倒在草地上,刚好倒在女友的身边,看着她被男人奸淫时两个晃动的奶子,然后我失去知觉。当我恢复知觉时,我见到可爱的女友在我的身边,我们都躺在鲜花盛开的草地上。“我们都死了吗?”我问道。女友笑笑说∶“是啊,不过这里比现实还好哇!”我还是想问∶“我们怎麽死的?”女友说∶“这是人间的报纸,你自己看看!”我打开报纸,原来我和女友上了头版了,说是野鸳鸯在××公园造爱,结果碰上一群淫匪,男的被石头打死,女的被轮奸后杀死。报纸还登着我和女友的死样,我不知甚麽时候也给脱得光光,给装成和女友野外造爱的样子;而女友则是全身赤裸,身上还遍布精液,当然重要的器官部位还要打上马赛克。原来一切都是因果报应的,我和志民奸淫了小燕,害死了阿森,结果自己也难免一死,而女友也会被人奸淫。我和女友都看透了,所以一切都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已经离开了躯 ,我们不像阿森那样留着怨气,化成厉鬼,而是过着快乐的日子,等待下一次轮回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