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姐妹物语 – 被调教的妹妹

当天晚上,美莎闷闷不乐,但并没有在里莎面前表露出来。美莎洗澡的时候,想起今天被男人彻底的侵犯了,还在体内留下了精液,就不断的想把自己洗得更干脆。但每当花洒的水喷到自己下体时,却又想起被男人插到高潮时的那种快感,使美莎感到很矛盾。但最令美莎苦恼的还是被拍下了淫照,不知道会被浩树怎样要挟。第二天早晨时,阳光从窗帘外照醒美莎。不知是否因为性的滋扰,今天的美莎特别精神,作天的事恍惚已过了很久。人是要向前看的,美莎这样对自己说,然后换上校服上学。在学校的门口,美莎撞见了浩树。可是浩树却若无其事地跟美莎打招呼,跟平常一样,让美莎也感到奇怪,但也总比大家尴尴尬尬的来得好。或者浩树昨天只是一时冲动,事情已发生了也没有办法。怎知浩树走过来,微笑的说起︰「今天放学后请到图书馆的视听室。」「你…你又想做昨天的事吗?我不会去的!」美莎本来忘却了的愤恨,又再燃点起来。「这不是询问,只是通知。虽然不想这样说,但别忘记昨天的相还在我的相机里,要是相片流出去的话,你的姐姐也会很麻烦吧。」浩树漫不经意地回答。「你好卑鄙,快把相片清除!!」「坦白说我一点都不想用任何东西要挟你,我希望你是出于自愿的,但暂时只能是这样。」说罢,浩树也就先走回课室上课。美莎站着呆了一会,难道一生就要被他这样要挟?今天不知为何时间过得很快,下课的钟声震动了美莎的心灵。她拒绝奈奈一起回家的邀请,带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视听室。这校的视听室是供同学观看多媒体用的,房间是密封的,方便隔音,但反过来说,当房间被上锁时,里面做甚幺事根本有人知道,这里是最佳偷情的地点之一。这些美莎是知道的,她已估计到浩树将要在这里把她再奸淫一次。美莎打开视听室的门,浩瀚已坐在沙发上。她闻到一阵清香的香熏味道,认为这大概又是浩树的催淫药,因为她感到自己的下身又开始发热。浩树招呼她坐在自己的身旁,然后便启动dvd机,传来女优的呻吟声。「这是……色情片吗?」美莎惊奇的说道,她是第一次看这种电影。「对,请你好好欣赏吧」浩树之后没有再说任何话,美莎也默默的看着。她一直认为看色情片是不对的,但这次,好奇心驱使之下,内心便被吸引着。为了使良心好过,她跟自己说,自己是被逼的。片中的女主角是一名学生,正在跟两个男人性交,看得出一位是教师,一位是同学。男优正在爱抚少女的乳房和下体,女优表面上流露出不愿意的表情,可是口中发出呻吟声。「老师、不要…啊…啊…请不要碰那里…嗯嗯。」「爱子你口里说不要,下身却很老实,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老师快看,她的乳房很柔软,乳头都变硬了。」「求求你们……不要…啊…再欺负……人家了……啊呀……」色情的对话打动着美莎的心,她也没发觉自己正看得入迷。此时,浩树终于出了,像片中的男学生一样,从后揉搓着美莎的乳房。「啊……不要啊……」浩树没有理会美莎的拒绝,并解开了她上衣,把手伸进乳罩内,直接接触她的乳房。浩树的手势很温柔,使美莎的肉体感到很舒服,呼吸亦变得急促凌乱。浩树一边揉搓,继续跟美莎看电影,右手又沿着美莎的小腹,碰到了她裙内的私处。「美莎实在太好色了,下面原来已经湿得那幺厉害。」浩树看着手指和美莎的私处之间,牵着一条细丝。「不……不是的,这只是因为你用的催淫香熏……」「香熏?!哈哈……那只是普通的香熏,这次是你身体正常的反应。」美莎不想相信这是事实,可是每次手指碰到阴核时,传来的快感却很真实。浩树衬着这个时候,把美莎的绑带内裤从黑色丝袜中抽出来。「美莎真聪明,预先穿这种下流的绑带内裤。」美莎也百辞莫辩,她只是纯粹喜欢这内裤的款式而已,哪有想到这内裤的设计能让她的内裤更容易被男人脱下来。没有了内裤、湿润的阴唇吸吮着丝袜,使整个阴户的形状也清晰可见。浩树的中指就这样隔着丝袜弄她的私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