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绮梦另一版本{十七}

红楼绮梦{十七} 

   贾政和宝玉坐在床上,黛玉和母亲双双跪在他们面前,把他们粗硬的大阳具含入小嘴里吮吸着。贾敏的口技是一流的,宝玉被她吹、含,吮、吸了大约半个时晨,已经在她的小嘴里,一泄如注。宝玉汹涌的精液来不及被贾敏吞下去,不少顺着她的嘴角流出来。贾敏衔着宝玉的阳具不放,直到他的肉棍又硬起来。  那边的黛玉也不甘示弱,尽心竭力地舔着舅舅的阴茎。虽然她的口交技术不如母亲娴熟,但她美妙柔嫩的身体对贾政很有诱惑力,感官的刺激让贾政加快了高潮的到来。当宝玉在姑姑的口腔里射精的时候,贾政也在黛玉的小嘴里喷发出浓浓的白浆。  贾敏和黛玉互相把对方嘴边的精液舔干净后,对贾政说:“哥哥,不如你们父子里比比,看看是谁更厉害,好吗?”  贾政淫心已起,也顾不得原来一本正经的样子了,他欣然同意了妹妹的想法于是贾敏和黛玉俩人换了一下位置。由贾敏给哥哥口交,黛玉来给宝玉口交。  四个人又开始新一轮淫荡的比赛,宝玉闭着眼默默享受黛玉给他带来的快乐他的手还在黛玉光洁的肉体上游荡着。过了好大一会儿,宝玉听到父亲的喘息变的越来越粗重了,知道他在姑姑强烈的刺激下快挺不住了。宝玉心想自己怎幺也不能赢了父亲,于是他不在控制自己,双手轻轻扶住黛玉的头,肉棍猛的一挺直伸到她的咽喉深处,洁白的精液从龟头喷出。宝玉的嘴里跟着发出快了的吼声。  紧接着身边的父亲也开始在妹妹嘴里泻精了。  连续两次泻精让贾政感到稍微有点疲惫,四人就互相拥在一起休息。贾敏的欲火还没发泄,她一股劲在宝玉身上滚来滚去。贾政说:“宝玉,你要是还有劲就和你姑姑再弄一回吧。”  听了父亲的话,宝玉的鸡巴马上就硬起来了。贾敏很高兴地说:“到底是年青人厉害啊,一下子肉棍就硬了。”说着把宝玉推倒在床上,自己骑上去手抓宝玉的阳具对着早已水淋淋的阴道坐下去。  宝玉的肉棍伸肉到贾敏的嫩穴尽头,把她的阴道撑的满满的。贾敏发出了一声畅快的欢呼声,她开始上下起落着身体,而宝玉的手也没闲着,在姑姑的乳房上抚摸。  宝玉和贾敏在贾政和黛玉面前表演的活春宫再也让他俩平静不下来了。贾政紧紧把黛玉搂在怀里,把她的乳房摸玩捏弄,轻轻地用手指挖弄她的阴户。黛玉的手也套弄起贾政的阳具,不一会儿把它弄的硬起来,还不住的一抖一抖的。  黛玉伏在贾政身上,用自己柔嫩的乳房在他的身子上揉蹭着,嘴里不住的喃喃地说:“舅舅,我不行了,下面好痒啊,快让大鸡巴进来吧。”  贾政并不理会黛玉的哀求,仍然只是玩弄她的娇躯。黛玉怎幺也不能再忍受了,于是她主动地握着贾政的肉棍往自己的小穴里塞。贾政也趁机把肉棍塞满她窄窄的嫩穴。  贾政父子俩被动地和贾敏母女二人做着爱,默默享受着二女放浪的激情。黛玉很快就进入欲仙欲死的状态。她脸红耳热。小嘴里哼叫着淫声浪语:“啊┅┅啊┅┅我┅┅要死了┅┅操死我了┅┅舅┅┅舅┅┅鸡巴好大┅┅啊。”  黛玉的淫叫更让贾政兴奋,他和黛玉换了一个姿势,让黛玉跪趴在床上,自己从她的身后猛插她的淫穴。这样的姿势让贾政的鸡巴插入的更深,每一次向里抽送龟头都能挤碰到黛玉的子宫。这让黛玉的情欲连续喷发,使她连叫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听道她一点点的哼哼声。  宝玉也和贾敏换了姿势,他由被动变为主动,竭力发挥他勇猛的雄风,把姑姑操的死去活来。贾敏开始还能控制一下自己,到后来她只能任宝玉在她的小穴里疯狂的蹂躏,嘴里发出一阵阵无助的呻吟:“啊┅┅啊┅┅啊┅┅”  贾敏的呻吟钩来了贾政的眼光,他看儿子疯狂的举动,妹妹如醉如痴地浪叫心里一阵痒痒。他招呼宝玉说:“宝玉,咱俩换一下吧。”  宝玉正在姑姑的身上操的来劲,听了父亲的话不敢违扭,他把沾满贾敏淫水的肉棍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来。贾政接替宝玉的位置把肉棍捅进妹妹的穴里继续操起来。  宝玉挺着巨大的肉棍来找黛玉,黛玉一看他的肉棍吓的连忙说:“二哥哥,我不要了,人家下面都肿了,我实在是不行了。”说着跳下床就要跑。  宝玉上前拦住她,伸手在她的阴户上一摸,黛玉的小穴果然已经肿起来了。  但宝玉并不甘心,他的手顺势抓住黛玉的一条白嫩嫩的玉腿抬起来,让她的整个下体都暴露在宝玉的眼前。宝玉把肉棍对着黛玉的后庭菊穴慢慢捅进去。  黛玉就感到屁眼又涨、又痛、又麻、又痒。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从屁眼传来。  既让她害怕又让她觉得快了。黛玉浑身一软靠在宝玉怀里,俩人就在屋中间站立着操起来。  这时门被一个人撞开了,众人一惊,仔细一看却是紫鹃。原来紫鹃一直在门外偷看,里面淫乱的场面让她心动不已,她一面自摸一面往里望着。到了浓情之时她不能控制自己一下子摔进屋里来了。  大家见紫鹃下身湿淋淋的,趴在地上扭着身子叫喊:“老爷,二爷,紫鹃受不了了,也让紫鹃尝尝大肉棍吧?”  看了紫鹃发浪的样子,四人不由的笑了。贾敏说:“紫鹃你到床上来吧。”  紫鹃依言爬上床,贾敏用手爱抚她,扣摸她的阴穴和乳房。贾政一看自己还能一箭双雕,也很高兴,弄起妹妹来格外有力。  贾敏把自己的三寸金莲伸进紫鹃的小穴里,紫鹃抱着贾敏的玉腿把她的小脚往里推,嘴里浪叫着:“啊┅┅啊┅┅再往里┅┅啊┅┅里面好痒啊┅┅”  贾政看紫鹃难受的样子,心中不忍,他让紫鹃和贾敏并排仰在床上,自己站在床沿边使出左三右四的花样来,把粗大的鸡巴轮番插进她俩的阴穴里。  宝玉拥抱着黛玉坐到椅子上,他的鸡巴一面在黛玉的肛门里蠕动,一面欣赏父亲同时干两个女人的雄姿。连黛玉也被贾政的出色表演惊呆了,她坐在宝玉身上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丫环被舅舅操的高潮迭起。  贾政支持了很长时间,充分感受到了二女的身体的温暖,坚挺的乳头和阴蒂滑嫩的皮肤,温热湿腻的舌头和嘴唇,和那无底黑洞潺潺流出蜜液的滋味。最后贾政大叫一声,鸡巴猛的向前一挺,一股洁白的浓精窜进贾敏的子宫内。  贾敏的花心被哥哥滚烫的精液冲刷着,她被巨大的快感击昏了。贾政不失时机地从妹妹的阴道里拔出肉棍并迅速插进紫鹃的小穴里,把剩余的阳精浇灌在她幼嫩的子宫里。  看到父亲和姑姑他们都软到在床上,宝玉也在黛玉的后庭流出了精液。几个疲惫不堪的人全都上了床,横七竖八地躺在那儿昏昏睡去。  等宝玉醒来的时候,只有他和黛玉还在床上。宝玉揉揉眼看了看身边赤裸裸的黛玉,心里一阵迷惘:家里的父母亲和兄弟姐妹平时何等地端庄娴熟,可一到床上竟变的如此淫秽放浪,难道世间男女全都象警幻姐姐说的那样吗?  宝玉心中不明白,他摇醒黛玉:“林妹妹,快醒醒,我有话要问你。”  黛玉双眼朦胧的说:“什幺事啊二哥哥?”  宝玉迟疑了一下说:“林妹妹,你和男人风流快活有什幺想法吗?”  黛玉脸一红“呸”了他一口说:“二哥哥好坏啊,那你和女孩呢?你有什幺想法吗?”  宝玉笑了笑说:“子曰:食色性也。我当然很喜欢了,尤其是象妹妹这样的美貌女子。”  黛玉说:“我不知道,我只知能和二哥哥在一起很快乐。”  宝玉说:“那你和我父亲呢?”  黛玉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泪水顺着她嫩白的脸颊流下来。  宝玉赶忙哄她:“好妹妹,被哭啊,是我该死,让妹妹生气了。”  黛玉拉着宝玉的手说:“不是的,是舅舅用强啊,我也不敢硬拒他,只恨我的身体不争气,对不起二哥哥你了。”  宝玉把她拥到怀里,轻声安慰她说:“我知道,我看到了。妹妹别伤心啊,好了当心哭坏身子啊。”  黛玉一面抽泣一面说:“我也不知道怎幺了,一看到你和妈妈在一块我也就想了,什幺羞耻也全没了。”  宝玉说:“是吗?你后来也愿意和老爷在一起了?”  黛玉微微点点头说:“嗯,我当时心里有说不出的紧张,既害怕又有渴望,真是好刺激啊。”  宝玉说:“那妹妹你也愿象可卿一样吗?”  黛玉听宝玉说过可卿是如何寻欢做乐的,她把头埋在宝玉怀里用蚊子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也愿意象她一样,只要你不生气就行啊。”  宝玉一听哈哈笑起来说:“那好吧,下次我就带你去象可卿学学去。”  宝玉连日在家中和女人在一起寻欢做乐,虽然他不是凡人,但毕竟还是血肉之躯。感到身心疲乏的他好几天躲在怡红院里没敢出门,借口是在读书。  这天宝玉觉得很是气闷,他就想出去散散心。才穿好衣衫,袭人领着秦钟进来了。俩人一见面就兴奋地大叫着抱在一处,袭人也知趣地退了出去。  宝玉拉秦钟坐下,询问他的境况,很是埋怨他不来找他。秦钟说他现在住在宁国府,因为功课太多没时间来,今天老师探家去了才放了几天假。  俩人刚说了几句,晴雯进来说:“二爷,老爷找你呢。”  吓的宝玉赶紧和秦钟来到前院见贾政。贾政指着旁边站的一个仆人说:“他是北静王府的下人,王爷要到郊外散散心,特来找你陪他。我看你这几天老是埋头读书,挺有进益的,就去陪王爷散散心吧。要好生伺候好王爷啊。”  宝玉连说:“是,宝玉一定尽心陪好王爷。”  宝玉和秦钟出来,那下人悄悄在宝玉耳边说:“小人不是王府的,我是蒋大爷跟前的人。大爷想请二爷去玩几天,就怕你家老爷不同意,顾而出此下策。”  宝玉听了很是欢喜,他收拾好所带的物品,也没带小厮就和秦钟骑上马在那下人的带引下出城了。  来到城外,但见是蓝天白云,大地一片翠绿,河上行船如梭,碧波荡漾,远望群山如沧海一般。真是一片寂静幽雅,只是偶有村落之中的雄鸡高唱一番,毫无城里的繁华喧嚣。

  宝玉心神一阔,喜的他回头对秦钟说:“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今日出城一看方知古人诚不欺我。”  秦钟也很兴奋,他说:“是啊,老在府里呆着怎能见此田园风光呢。”  蒋家的下人说:“这还不算好的,我家大爷住的紫檀堡倚山傍水,那才叫美呢。”  宝玉和秦钟一听不由快马加鞭,不一会儿就来到紫檀堡。宝玉放眼一望果然正如那仆人所书的一般,真的是风景秀丽。仆人进去通报,没多久蒋玉菡就迎了出来。  宝玉在门口给秦钟做了介绍,俩人互到了仰慕。几个人进了客厅,宝玉问起蒋玉菡那次王爷找他的事情。蒋玉菡说:“那此确有此事,其实也没什幺。却让二爷代我受苦了,我真是心中不安啊。”  宝玉摇头说:“这没什幺啊,只要你没事就好。”  蒋玉菡吩咐下人排摆酒宴,三人围桌喝酒谈心。满桌酒菜全是山野风味,随没城里的奢侈豪华,但也颇具特色。让宝玉喜出望外,连连夸好。蒋玉菡也乘机请宝玉多呆几天,宝玉没口子就答应了。  用过酒饭,蒋玉菡陪宝玉和秦钟到后堂休息。三人聊了一会儿,宝玉对蒋玉菡说:“你是有名的旦角,可我和秦钟还没听过你的戏呢。能不能现在给我们来一段呢?”  秦钟也在一旁起哄,蒋玉菡推辞不过,就给他俩唱了一出。宝玉和秦钟听的出了神,当蒋玉菡唱完后俩人拼命的鼓掌叫好,特别是蒋玉菡做出的许多小女儿般的姿态,把宝玉和秦钟给迷住了。宝玉本来就和秦钟、蒋玉菡做过同性的快事现在看到蒋玉菡如此地动人不由的又痴痴的了:“看来蜞官才是真的女儿身,我和秦钟自命不凡,在他面前简直是猪狗一般啊。”  秦钟还不过隐,非要蒋玉菡穿上唱戏时的行头再来一段。宝玉也劝他,蒋玉菡进屋扮了起来。当他一身女妆走出来的时候,宝玉和秦钟惊诧起来,没想到蒋玉菡穿上女妆竟比女人还美。如果不知道还以为眼前的就是一名绝色美人呢。  那蒋玉菡本是旦角名家,做起女儿态来真是惟妙惟肖。她在宝玉和秦钟身边穿梭走动,想女孩子一样和他俩说说笑笑,把他二人的挑逗的欲火猛升。  宝玉拉着蒋玉菡比女人还柔软的手,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两句,蒋玉菡脸一红点了点头。宝玉很高兴的把他拉进怀里,象对待女孩那样吻起他的嘴唇来。  秦钟也来凑趣,他帮蒋玉菡把身上的女妆脱掉,露出一身赛雪的肌肤。用手摸来其细嫩光滑竟胜过任何女孩。  为了增加情趣,三个人都脱光身子,互相把自己的身体比较了一番,让后又都穿上蒋玉菡拿出的女妆。三人站到镜前,就见镜子里出现了三个绝色的美女。  三人互相夸赞,相互爱慕,发誓要象亲兄弟一样互相照顾,象夫妻那样互相亲密  三人再次除去衣服后,开始相互抚摸、拥抱和亲吻。他们对比着粗大的阳具仨人相互舔着对方的肉棍。蒋玉菡的女儿态让宝玉很上火,他紧抱着蒋玉菡的身子并用嘴含住他的肉棍。蒋玉菡也在给宝玉进行口交,他一面舔宝玉的鸡巴一面称赞它:“二爷,你真了不得,你竟有这样粗大的阳具啊。”  秦钟不声不响的来到蒋玉菡身后,他把自己的肉棍上抹了点口水然后对着他的肛门插进去。蒋玉菡本是那些达官贵人的男宠玩偶,他的屁眼经常被肉棍插入因此秦钟毫不费力就将肉棍直插到底。  蒋玉菡的口交技术实在不错,舔的宝玉欲仙欲死。秦钟在蒋玉菡的屁眼里插了好一会儿,他拔出鸡巴趴在桌上让蒋玉菡的肉棍捅进他的肛门里。而宝玉趁机填补了秦钟留下的空缺,他在蒋玉菡身后把自己粗大的阴茎塞进他的屁眼里。  他们就这样互相进行肛交和口交,都把对方当做自己宠爱的人儿发泄身上的情欲。  直到要吃晚饭的时候,他们仨人才从屋里出来。仆人早一准备好了洗澡水,他们洗过澡,吃过晚饭。蒋玉菡说:“二爷,你和秦少爷也累了一天了,今天就早点休息吧,我知道二爷是少不了女人伺候的,我准备了一先乡间野味,也不知中不中二爷之意?”说着一拍手说:“让她们进来吧。”